我的富贵有点飘

佛系玩家

 爱你们😃😄 

 我还是第一次弄这个,表白下文笔超绝的江大人!! @人间闲游客 

 这就不@劳斯了,怕被打(顶锅盖逃跑) 

 这辈子我为何神痴为陈总狂为大白哐哐撞大墙(超大声)大白劳斯贴贴(星星眼)

  


  

吾师番外 年

原著归@夜过天微白 OOC归我!!!

清晨,天空似乎是被油漆抹过似的,漆的颜色是混沌的灰色中夹杂着橙黄,像夜即将过去天微微亮起来的颜色。

“叮咚!叮咚!”门铃被来人按了两下,清脆的声音顺着无孔不入的风蹦进了陈轲的耳朵里,本就睡眠不深的他一下子就给蹦醒了。

陈轲极是烦躁的骂了句“艹...哪个sjb大清晨不睡觉跑来老子家门外蹦迪..”当然骂骂咧咧并不影响陈轲起床换衣服的速度。习惯性的换了套正装,冲去厕所把水龙头拧开,用冰冷的水洗了把脸 ,他给冻哆嗦了一下,混沌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很多。

“叮咚..”门铃又响了起来。

陈轲拧了拧眉,大步从卫生间走向房门,把手用力的按在了门把手上,往下重重一压,门“哐”的开了。

门口站的是一个身形雄伟长相憨厚的男人,他穿着一身工作服,手里拎着两大包塑料袋,塑料袋里面装满了红通通的纸。

陈轲定晴一看,男人脖子上还挂着个工作牌,上面用加粗蓝体字映着“小区物业”四个大字。

“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,这是我们物业组专门为你们这些业主提供的福字和门联。”男人笑的十分灿烂,把手上拎着的塑料袋放在地下,弯腰把几副写对联用的正丹纸和几个福字挑出来,递给陈轲,还补充了句“免费的,不收钱。提前祝您春节愉快!!!”

陈轲大脑宕机了片刻,机械的接过,机械的感谢“谢谢,也祝你春节愉快。”

物业笑着点了点头,转身去下一户按门铃了。

陈轲动了,他拨腿冲回卧室,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,按亮,上面时间显示

“2023年1月21日”

日期下面还有个小括号,括号里有红体字标注着(除夕)

这段时间忙得昏头昏脑的陈轲似乎才注意到,今天就是除夕夜了。

“叮咚叮咚”门铃又又敲响了。

这次陈轲很淡定的走过去拧开了房门。

“陈轲哥哥!!”一个裹着米黄色棉袄戴着条棕色毛茸茸围巾的小团子朝他扑过来。

“余三三!”陈轲笑着蹲下来把他整个人抱了起来。

余三三很开心的拿脸蹭了蹭陈轲,小手还握着根撕开包装的草莓棒棒糖。

“吃吗?”余三三犹豫了下,手举着棒棒糖,问道。

陈轲看着棒棒糖上粘粘的亮晶晶的口水印,嫌弃,啊不,礼貌的拒绝了余三三小朋友的好意。

“怎么来找我了?”陈轲抱着小团子进了屋子,顺手把门关了。

余三三舔了舔棒棒糖,才表明来意

“姑父叫我过来的。带三三去买年货啦!!!”

说到这个,他倒兴高采烈起来,晃了晃陈轲的胳膊,嚷道。

陈轲把他安置在客厅的沙发上,挑了点笑道“等我换件衣服。”

说着电话响了,陈轲接通,何景深的声音传来“你看见了三三没有?”陈轲点点头道“看见了。又简单的聊了几句年货要买什么。边说边往卧室走。

余三三看着他磨蹭的背影极为不满的表示“那你换快点!”

五分钟后陈轲从卧室走了出来,他换了件深蓝色加绒毛衣配牛仔裤,又套了件及膝的深灰色风衣,看上去身形极为欣长。

他花了十几分钟把洗漱搞完以后,风风火火的拎着余三三出门买年货去了。

街道上驻着深红色帐篷 ,里面摆的是各色的烟花,琳琅满目。

坐在后座的余三三扒着封闭的车窗,看见摆在一长条木桌上的烟花爆竹兴奋的嗷呜了声,眼睛亮晶晶的指着帐篷道“陈轲哥哥我想要那个!!”

“不买,城市禁放烟花”陈轲道。

因为大家大多赶着这天去买年货,堵车极为严重。光是去离陈轲他们小区最近的超市都花了四十多分钟,找了个车位又花了二十几分钟。

“戴好口罩。”陈轲从车上拿了两个口罩下来,弯腰替余三三戴上一个,又自己戴上了一个。

陈轲牵紧了余三三的手,走进超市大门,推了个小推车,带着他涌入人潮之中。

超市的音响正慷慨激昂的播放着“我恭喜你发财,我恭喜你精彩!最好的请过来,不好的请走开。oh~礼多人不怪”

余三三听见了,跟着音乐扭来扭去。

陈轲还在想着先去买些什么,就被余三三扯着走向了糖果区。

柜台上摆满巧克力,喜之郎果冻,和徐福记的各种糖果。陈轲从柜台旁拿了两个塑料袋。

“这个这个!”

“我要草莓味的果冻!!”

“巧克力巧克力!”

“再多拿一把嘛陈轲哥哥。”

最后陈轲拉着心满意足的余三三去找工作人员称重。

称重队伍也排的很长,余三三嘴上叽叽咕咕不停,他看见了一旁摆着的海苔脆,还惟妙惟肖的模仿电视机上的广告念道“什么香香脆脆我们都爱?美好时光海苔。什么带来营养健康关爱?美好时光海苔。什么陪伴我们快乐成长?美好时光海苔。相亲相爱共同分享幸福的一家。海苔,我要美好时光~”

陈轲被逗乐了,看着动个不停的余三三笑。

后来俩人拖着小推车又去买了些蔬菜水果,牛肉猪肉羊肉,和几大包开心果、核桃仁,几箱牛奶最后去结账。

“叮,您消费为八百四十五,请为您现金还是刷卡支付还是手机扫码支付?”

“手机扫码,麻烦给个塑料袋谢谢。”

一结完账,余三三便殷勤的凑到陈轲旁边道“陈轲哥哥这些东西这么重,我帮你拿点吧~”

“回车上给你吃。”陈轲能猜不出这小孩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。

俩人挤着人群回到停车场,开车门上车,余三三立马扒拉出装巧克力的袋子撕开,拿了块出来啃,还乖巧的冲陈轲道“我只吃一块,回去姑父还要做好吃的呢,我要留着肚子吃。”

回到小区己经差不多中午十二点多了。

陈轲拎着一大堆年货看着余三三在前面蹦跶的朝6栋走去。

进电梯,按楼层。感受到电梯平缓的往上升,“叮”一声,电梯门开了。余三三先冲了出来,陈轲跟在他身后。

只见何景深家门上己经贴了个福字,和对联,对联上的字体陈轲很熟悉,这是何景深的字体,用的是物业友情赠送的正丹纸,上面用毛笔写着“春日祥和幸福年;彩灯高照平安门”笔锋苍劲有力。

输入密码,门开了。

何景深正在客厅拖地,见到陈轲和余三三回来了,赶忙把拖把靠在木制沙发旁,帮陈轲把手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弄到杂物房暂放,除了必须冷冻保存的瓜果蔬菜和肉外。

看见陈轲额头上的汗珠,何景深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“辛苦了,清涟给你煮了碗面,去吃吧。

陈轲去餐厅吃面,何景深则拿起拖把继续拖地。

余三三去厨房替余清涟打下手。

一家人都在忙碌着....

时间渐渐过去,天沉了,屋里开了灯,橙黄色的暖色调。

何景深和余清涟在厨房炒菜 ,干了一下午的事,基本上把活忙完,无事可干的余三三和陈轲在下飞行棋。

菜烧好了,陈轲去厨房把菜一道道端出来,端完又折回厨房拿碗筷,把菜摆放好,再把碗筷整个客厅热气弥漫,香味扑鼻,是能令人安心,感受到幸福的味道。

十二道菜,四道凉菜,八道热菜。

余清涟招呼着“开饭啦”

余三三火速抛弃飞行棋上了饭桌。

何景深洗了把手,也挑了个位置坐。

左边是爱妻和侄子,右边是扶了十几年终于扶上墙的烂泥学生,面前是一道道散发着人间烟火气的菜肴,何景深感觉到了深深的满足和幸福。

他年未过半百,却己经修得了人生的圆满。

家门将一切寒冷透骨的风堵在屋外,也将所有的欢歌笑语和满堂的暖光锁在屋里。

小区里一棵连着一棵的树木枝头上挂满了灯笼,正随着寒风摇曳出一道道火红的光影,照亮了迷途之人归家的路。

今夜万家灯火时。


大白老师富贵爱你!!!!

大白作品的名句摘录


1.Dreamwalker,The

 goddess’light will always be with you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2.墙,挂画,电视柜旁垂悬的绿萝。一切可见的光和影,都安静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.那天正好下雪,特伦顿零下十几度,我就记得最后一幕,是街边昏暗的灯,散落的雪,流浪的将要死去的狗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4.陈轲泯然,笑:“是。来自上帝的爱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5.两畔路灯细瘦,照映出庭院林木葳蕤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6.合上眼帘,想象自己站在北美西海岸,看潮起潮落云浪滚滚,看霞光日出一线海天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7.晃动杯底的冰块,观察离散的晶光,仿佛当年绝望中看见的那一线曙光--绚丽璀璨,灿烂而耀眼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8.病房长而空的廊道,窗外覆满城池的雪,圣诞树上闪烁的灯。那一道背影,老师站在走廊边,遥望夜色孑然的背影。那一声轻叹,老师面对长夜的轻叹,穿越四载光阴,盈满山海天地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9.夜一寸寸深了。江岸长而悠远的气笛,滨江路霓虹灯交错散落的灯火,渐渐消退、隐没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10.名师成就高徒,高徒拥趸名师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11.宛如每一个傍晚他站在云地大厦顶层,看尘世间光影轮回,浮烟滚滚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12.细长的藤条拿在手里,就如拿一支绘画的笔。只有藤条能让何景深保证绝不失手,也只有藤条,能让何景深保持最大的理性,确保抽下去的每一记都不含半分愤恨,而只是单纯的教训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13.从云地大厦的顶层眺望,透过幽蓝色宛如一片湖面的幕墙,远方一线海山,落日炽红,淡薄的雾气笼罩满城灯火,交错林立的街道楼层,都泛着层暖而迷蒙的金色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14.背景是A大的明镜湖,银杏黄叶层层叠染 ,倒映在湖中,铺展在水面,整座校园最美的秋色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15.时间缓缓流动,仿佛一条深静的河流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16.晴日高悬,碧空云动,一贯天风贯穿空室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17.仓皇的笑,不屑的笑,而那笑容渐渐舒展,化作一个平和的、像一滩浅水倒映着天空、广阔无垠而浅淡的笑。脑海一下子放空,又卷起别样的潮水,如一江暖流徐徐徜徉,漫彻心扉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18.就连,窗外碧蓝如洗的天,白色的窗框与窗帘,还有那回旋在天边的舞曲--是下课,十一点整--以及何景深从椅背放下的手、他自己和缓的呼吸。都很温暖而真切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19.那一道目光,平和得像水,把人的心都化开。

但那一道目光,又是犹豫的,迟滞的,复杂的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20.转脸,面对那束透窗的光,右手在半空里比划。手指分割视野,岁月和空间,过去的,现在的 ,太平洋东岸和西岸,都会还给您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21.无限的悲伤,狂乱的悲伤,足以令人室息的悲伤,像海啸,像雪崩,不可阻遏地奔涌过来,几乎将他淹没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22.午后的风吹乱纱帘,那一天苍蓝悦目依旧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23.雨声隔绝。水染了窗,一帘朦胧的灰色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24.半面临江,半面倚山。滨水的布道隔开江面 ,夜风吹来江水的浩瀚,阴云从天际拨开,无月的夜深远幽邃,云层后飞机闪烁灯光,如一道流星飞逝远去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25.空阔的街道,两侧长椅上的等候者,焦虑的人,痛苦的人,麻木的人。冷得几乎没有温度的灯。呼吸,回旋在耳廓周围,宛如垂死者临终的落幕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29.一轮满月空悬天际,城池灯火稀松,飞蛾在路灯下无力地扑腾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0.那一张脸冷得像冰,极地堆集了千万年撬不出哪怕一丝细缝的冰。而那一双眼热得像火,灼灼地几乎能把人烧出个洞来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1.任何错误都将有代价,十年前何景深就己经教那么明白。六年前他一度想逃避,换来的后果直到现在还在侵扰他、折磨他。使他痛苦,使他悔恨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2.贩罪,吸毒,牵涉人命。三条大忌,一百满数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3.他在等,心平气和的等。他从不会主动放纵陈轲,犯多大的错挨多重的罚,罚得越重记忆越深比什么说教都有效。除非陈轲委屈难受、确实已经承受不住,任何多余的一下都会伤害到不该伤害的地方--这需要陈轲自己判断,他只做他该做的事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4.拢起窗帘的背后,滚流的江,江对岸成排成林的楼房,甚至翠蓉叠翠的绿化带,穿梭在江面宛若一片小叶的船,江中一带小州小州岸边的垂钓者—什么都笼罩在一层阳光下,什么都散发出一种勾人前去探寻的味道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5.那一缕笑意停留眼畔,一如既住的安静随和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6.您希望我能明辨是非,正直,善良,始终把人性和尊重放在自我修养的首位.....我想我明白您的用意,您的责罚是为了让我改正过失,而不是让我逃避内心的罪恶....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7.酒店门前空庭积下水洼,倒映满天灰沉沉的云,西边落幕的一线彩霞,宛若碎落地上的镜片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8.落地玻窗外天沉地暗,只桌边一盏清灯落照在那里,反射到陈轲眼中的光,正如当年绝望之中见到的那缕神迹,把他这些年的追索,思念,一五一十都萦绕过去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39.那时东京覆盖多日的阴云仿佛被神明撕开裂隙。那时正好一抹残阳穿破阴云投落在陈轲身上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40.璀璨的星辰如一颗颗晶莹的宝石点缀苍穹,深吸一口气背靠着墙,仿佛有无穷的力量涌现出来充盈他的躯壳。于是他笑望着天笑,抬手张开五指几乎能掌握住整座苍穹...忽然有风,像是来自宇宙的尽头,浩浩荡荡无穷无尽回应他内心不羁的呼唤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41.再次拿起这一支笔,看见笔夹上这一片似乎将要飞扬到天际的羽翼,何景深恍然就记起了什么--那些曾经灿烂的光耀,那些曾经辉煌的梦。不管他们是否随光阴淡去,不管他们是否因岁月褪色,它们终究在那里,曾经在过。

--《吾师》夜过天微白

42.天之将明,万物始生,谓之曰晗。

--《谁闭尘关不得归》夜过天微白

43.始劫堕天,废土九叠,是为魔域,吾之故乡。

--《谁闭尘关不得归》夜过天微白

@夜过天微白 爱大白😘😘😘

ps:欢迎大家补充!!!



吾师番外微光

原著属于大白老师,OOC属于我@夜过天微白 


神奇的脑洞,陈总的童年一直是我十分心疼的,所以脑了篇何老师穿越回去喂小陈总吃鸡蛋的番外。


天空阴沉沉的,乌云要散不散般聚拢在一起,连空气都凉凉的贴着人肌肤,仿佛要将行人身上最后一丝温热抢走,天地一片沉寂,万物将醒未醒。

因为昨天的一场暴雨,肮脏的水泥街道上布满泥脚印,虽然天刚破晓,卖早点的摊主已经支好摊子,等待着附近学生、上班族的光顾。

忙碌了一阵,等把该准备的事情差不多料理好了,摊主闲下来,不免左右聊些街坊邻居的八卦。

卖蒸包子的王大婶回想起什么,说道“陈轲那小孩惨哦,7岁没了爸爸,那挨千刀的妈妈还卷钱跑了,不给小孩留活路哦!”

“哦对对对!那小孩爷爷是不是去世了!”

“昨天走的那个吗?”

“啧啧啧,这不成孤儿了?”

一伙人叽歪的呸了遍陈轲那挨千刀的妈妈,又感慨了下陈轲的可怜,最后话题歪到人身意外保险上。

其实生活在这种地方的人各有各的苦,可千百种的苦难汇聚在这里,己经麻木了人的心,人需要努力挣扎的活下去,他们能体会别人的苦,却也没有能力也没精力去烂好心地巴心巴力去帮,自己活下去就真的很累了,哪有时间管别人。

陈轲悲惨的故事只能成为这些人里的闲聊话题,甚至不是什么新奇的话题,很容易就被一笔带过。

至于陈轲没有亲人的未来该怎么过,没人关心。

众生皆苦,你只能自渡。

天渐渐亮了,太阳被层薄薄的乌云掩住,光透不出来。

“要什么??”阳光早点铺的大妈尖着嗓子问道,手下一刻不停的摊着煎饼 ,挤番茄酱,倒下.....

“一份手抓饼,加煎蛋加火腿,酱要黑椒的,谢谢。”买客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,穿着洗的发白的衬衣,声音温润,气质儒雅 看上去与周围的这些人格格不入,有些出尘感。

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夹打开,里面是几张十块五块的人民币,他拿出了张十块的递过去。

大妈扯着嗓子招呼着新来的客人,一把抓过何景深递过来的钱,从厨衣肚兜里找出四块五连同热气腾腾的手抓饼塞过来“你的你的!”

“可以借用你们的酱吗?”他问了句。

“要用自己拿!”

何景深轻飘飘的一句谢谢湮灭在周围喧嚣的吵闹中。

他从一排香辣酱黑椒酱番茄酱中拿了瓶番茄酱,把装手抓饼的塑料纸往下撕了点,露出小半卷焦黄的饼面,然后认真的用番茄酱画了张笑脸在饼面,[:)],把酱放回去。

他拎着手抓饼,环顾了下四周,瞥见一冷清的书摊,眼睛微亮,迈步走过去。

俯下身与书摊摊主交耳了几句,摊主点点头,接过装手抓饼的袋子,嘟囔的问了一声“给陈家那小屁孩是吧?”

何景深笑了笑,答“嗯,给陈轲那小孩。”

“喔!说实话要不是你给钱我真不想去,他家刚死了爷爷,真晦气。”那人边走边抱怨。

何景深听着,嘴唇有点颤抖的,叹了口气。

“咣咣!”老旧的木门被敲响,震下来了覆在上面一层薄薄的灰。

门开了,十几岁的小陈轲低垂着头,乱糟糟的头发几天没打理,身体因为警惕紧绷着,眼神有点空洞,整个人看上去很疲惫。

“怎么了?”声音弱而沙哑。

“有人让我把这东西给你。”书摊摊主啧了一声,把手抓饼的袋子强塞进陈轲手里,麻溜儿的走了,生怕后面有什么东西追着他咬似的。

陈轲茫然的“啊”了一声,手心温温热热的,手抓饼的香气顷刻扑满了这间不大的平房。

他拧好了木门上的发锈的铜锁,走进了室内。

这几天他一直休顿在家忙着爷爷的后事,爷爷靠捡破烂换来的钱差不多花光了,家里的东西能卖的都卖掉了,才换来爷爷勉强体面的走。

此时不大的空间因为填放的东西少而显得空荡荡的,只剩下一张破旧的木床和一堆卖不出去的杂物。

木床床头摆着个相框,里面是陈轲一家的合照。照片己经泛黄,但没有破损 ,看的出他很珍惜。

即使现在照片上陪在他身旁的人,都走散了。

从此以后,他只能自己一个人走下去。

其实小陈轲真的很害怕自己一个人。

陈轲把相框往里挪了挪,爬上了床。

手心里的手抓饼还是温烫的,他打开袋子,发现底下还有一颗圆滚滚的水煮蛋。

蛋???

陈轲用手拿开了这颗蛋,把蛋搁在一旁,然后看着饼面发呆。

“咦...”呆着呆着,他似乎发现了什么,饼面歪歪扭扭的线条,是个笑脸???

陈轲上手抹了抹,尝了尝抹过笑脸的指尖。

诶,是甜的。

天空还是阴沉沉的,但陈轲似乎看见一束只有他发现了的微光。


献丑了!!!

大白大白富贵爱你🥰🥰🥰

感谢溦溦的建议😚😚


Q:富贵姐姐贴贴~饼饼还是想希望你会想我诶嘿嘿嘿期待下一次一起唱歌!

饼干🍪贴贴啊,我会想你的,你在学校里要乖点啊,我也期待下一次